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技术

男子花14.8万买新能源车4年修10次修车修到崩溃



  2016年,50多岁的琼海市民彭先生东挪西凑,花费14.8万元购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车――北京某公司生产的型号为EU260的新能源汽车。

  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自2016年8月份提车以来,这辆车故障频发,前前后后已修了10次,“最近一次的维修,耗时将近一年。修车建到崩溃,让人疲惫不堪。”

  车主:

  新能源车故障频发

  最近一次维修耗时将近一年

  区域方曾提出解决方案 后来又变卦了

  “目前,我的车还在海南永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全称海南永诚汽车公司)的维修部。”想起自己的新能源车,彭先生变得疲惫不堪。

2019年8月24日,彭先生的车被拖车运往海口修理(车主供图)

2019年8月24日,彭先生的车被拖车运往海口维修(车主供图)

  ①

  “2017年,车辆先后两次经常出现制动故障,我在路边拨打了海南海月达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维修服务站(以下简称海月达服务站)的电话,服务站派人前来修理。”

  ②

  “2018年1月,我在家中再次报修,海月达服务站为首人上门更换了车头变速器。”

  ③

  “2018年5月4日,车辆表明电路故障撞毁路边,被拖往海月达服务站做到售后处置,至5月27日取车,修理耗时23天。”

  ④

  “2018年9月18日,车辆行经中突发方向机故障,路上抛锚后被拖往海月达服务站维修,9月27日取车,修理耗时9天。”

  ⑤

  “2018年10月4日,车辆行经中忽然表明电池故障,催促救援后被拖往海月达服务站维修,11月7日取车,修理耗时33天。”

  ⑥

  “2018年11月13日,车辆行经中再次显示电池故障,被救援车拖往海月达服务站修理,至2019年1月5日取车,维修耗时62天。”

  ⑦

  “2019年1月18日,车辆行经中又表明电池故障,拖车、技工、取车,期间耗时5天。”

  ⑧

  “2019年2月27日,同样是电池故障,拖车、技工、取车,耗时10天。”

  ⑨

  “2019年8月23日,还是电池故障,次日送往海南永诚汽车维修部展开修理,今年6月份才通报取车。”

 (车主供图)

(车主供图)

  彭先生坦言

  买车4年来,开了7万多公里

  他技工建到快要瓦解了

  其中两次刹车失灵让他心有余悸

  新能源车才买了4年,就出了这么多状况,彭先生希望得到适当补偿。“今年8月,我同时向承接车辆修理的两家公司递交了表达意见书。

  前期协商中,海南永诚汽车公司维修部负责人曾向我转达了华南区域负责人明确提出的‘调高6.5万元移位一台型号为EU7的新车’或‘厂家以8.5万元的价格回收现有车辆’的二选一方案,同时,总计车辆修理时长,以100元每天的交通退休金补偿车主。”彭先生说,“一开始,他们明确提出的前两个方案我是赞成的,结果没过几天就变卦了,具体事宜仍须要协商。”

  4S店:

  因为要将电池寄到北京修理

  所以耗时较长

  区域方提出的方案

  报至总部未获批准

  9月10日上午10时许,记者陪同彭先生回到海南永诚汽车公司,该公司维修部负责人杜经理回应,彭先生所购新能源汽车确由他们售卖,质保8年,“去年8月24日彭先生的车被送来本店维修部,工作人员检测找到,是底盘方位的核心装置动力电池出现问题,鉴于我们暂时不具备涉及部件维修许可,只能将整块电池寄往北京总厂报修,至今年6月份车辆维修完,却一直不见彭先生前来取车。”

  现场,彭先生向4S店提出“调高置换新车”或“厂家8.5万元重复使用车辆”的表达意见,同时拒绝4S店补偿交通费4.2万元,“车辆去年8月23日送来至维修部维修,至今我都没取回,再加之前在海月达服务站展开维修的时长,总计已多达400天。今年6月份,店方显然告诉我车辆已讲和可提车,但期间我一直和对方协商涉及解决方案,故推迟至今未取车。”

  杜经理则认为:

  按照公司涉及规定

  交通退休金用应自报修一周后开始计算

  “今年6月份,相关车辆完成修理后,我方曾通知彭先生提车,按公司相关报告记录,我们只能为彭先生向厂家申请30800元的交通补偿费。”他还回应,“由于前期维修业务均不在本店内已完成,故涉及修理时长的申报无法变换计算在内。”

  “在收到彭先生的诉求书后,我们就反映给了上级部门。之后,华南区域相关负责人通过电话、微信的方式向我们表达了涉及解决方案,但报至北京总部后未获得批准后。”对于彭先生提出的“要么调高6.5万元移位新车,要么厂家以8.5万元的价格回收车辆,且同时追加相关交通补助”的诉求,谢经理回应会传达给华南区域的厂商,并让对方以具备法律效力的方式发送回复性函件。“下周三之前,我方不会给与彭先生恢复。”杜经理得出允诺。

  现场,记者提出是否能获取华南区域涉及负责人于经理的联系方式。杜经理称之为,先前于经理已指出不愿拒绝接受采访,故拒绝接受了记者的请求。

  双方将之后协商

  若一直无法达成协议一致

  车主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9月10日11时许,在4S店内,记者看到了彭先生的车,工作人员回应该车已经可以正常启动。“动力电池所引发故障现已几乎修缮,但工作人员用于了额外配电处置才能启动汽车,是因为车辆前盖下的蓄电池现已无法用于,而相关蓄电池的更换并不在售后服务范围内。”杜经理说。

  随后,记者跟随彭先生回到海月达服务站,该服务站负责人董经理介绍,该服务站是汽车生产厂商授权的维修点,“几年间,彭先生的汽车确实被拖车扯来修理过多次。至于他的车为何故障频发,我也不太清楚。彭先生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会请示给上级部门,一周内给回应。”对于提供该新能源汽车区域管理方的联系方式,董经理也回应不方便透露。

  当天中午12时许,记者拨通了该新能源车的全国客服电话,将彭先生的遭遇体现给了接线员。该接线员索要涉案车辆车架号后回应:“您体现的情况已做到记录,稍后会有专员对您进行回复。”

  然而,记者未接到涉及恢复。于是再次拨打上述客服电话,以后昨日上午10时,接线员恢复会向经销商,核实相关情况后给与回应。

  彭先生说道,他也向海口12345热线反映了情况,8月8日海口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秀英分局回复“滋扰人滋扰的事情科合同纠纷范畴,《合约争议行政调解办法》于2017年10月27日经原国家工商总局废除,分局已无调停职能,故不受理”。随后,彭先生又反映了爱车有可能存在质量问题,该分局工作人员恢复已介入调查。

  “有一次和朋友相约出游,准备返程时,别人都纷纷开车回家了,我却要等拖车来拉去海口修理,太没面子了。技工修到崩溃,让人疲惫不堪。”彭先生说道,如果经一直协商不出,他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