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技术

新一轮油气改革期不产一滴油的浙江凭啥站在风口



(原标题:【深度】新一轮油气改革期,不产一滴油的浙江凭什么车站在了风口?)

新一轮油气改革期 不产一滴油的浙江凭啥车站在风口

记者 | 侯瑞宁

从宁波市驾车向东抵达,回头甬舟高速,过金塘大桥、西堠门大桥,约1个半小时车程后,抵达了中国(浙江)自由贸易区(下称浙江自贸区)。

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以油气为核心实现仅有产业链对外开放发展的自贸区,舟山用了三年时间,让这里聚集了6000多家油气企业,成为中国油气企业挤满度最高的地方。

这里坐落着世界单体工业投资规模最大的民营石化项目——浙江石化4000万吨炼化一体化项目;也有国内首个民营大型LNG接收站——新奥舟山LNG接收站。一系列新的布局还在之后。

离开舟山,向西南前进约200公里,便到了绍兴市新昌县。年初,浙江天然气管网代输试点在这里月启动,打破了近20年的“统购统销”模式。

浙江自贸试验区正在打造海上LNG登陆中心,未来将构成2000万吨以上接卸能力。图片来源: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官网

浙江天然气体制改革由此破局。

今年以来,从拓展上游气源,到改革中游管道,再到统合下游城燃企业,以及规划筹建浙江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浙江在油气领域的动作频频。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刘毅军指出,从全国范围看,浙江在油气领域的举动具备探索性和引领性。

资源小省的烦恼与谋略

浙江近年在油气产业领域的大手笔,源于自我认知与角色期待。

浙江是经济大省,也是能源消费大省。去年,浙江GDP排名全国第四,其成品油消费量超过1800万吨,同比增长6%;天然气消费量为148亿立方米,同比增长8.9%。

但浙江是资源小省。其能源自给率仅为5%,95%需要从外出售。省内陆地油气资源几乎为零。从某种程度来讲,存活和发展带来的危机感,让浙江的能源产业发展在基因里自带了对外开放和多元的特点。

浙江有八大气源,还包括西一气、东海天然气、川气、西二气、宁波LNG、丽水36-1气、新的天煤制气和新奥舟山LNG。除了东海天然气和丽水36-1气产自浙江海域外,其余均来自外部。此外,浙江的几大炼化项目,油源也主要就是指沙特、伊朗和巴西等国进口。

浙江在经济和油气领域的发展已排名前列,但和江苏、山东及广东等省份相比仍不存在一定差距。

浙江社会科学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徐剑锋,在拒绝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与江苏和山东等省偏重重化工类产业不同,长期以来,浙江产业结构偏重于纺织等轻工业,在化工产品方面也偏向消费类产品。

浙江统计局数据表明,2018年,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汽车制造业位列浙江工业企业产值名列前三甲。

同期,浙江规模以上轻工业企业年产值占到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的35%;全省规上石化企业工业总产值1.04万亿元,占规上工业比重的15%。

“这几年,浙江在石化领域发展开始加快。”徐剑锋说道,随着浙江经济的发展与产业结构升级,能源需求有更大提高,且随着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化工原料中间品的需求量增大,大力发展油气产业是种必然。

今年8月,浙江印发《实行制造业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高工程行动方案 (2020—2025年)的通报》明确提出,2025年省内炼化一体化与新材料产业链年产值达到1.8万亿元,位居该省现代纺织产业链、节约能源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等十大标志性产业链之首,占到到十大产业链总产值的三分之一。

上述《通报》称,到2025年,这十大标志性产业链年总产值突破6万亿元,占到全省工业总产值的68%以上。

除了侧重本省能源产业和经济发展外,浙江省油气改革更最重要的角色,是推动中国油气体制改革的探索者。

浙江是中国民营企业经济最繁盛的省份之一。

浙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该省国有企业建构的工业产值占规模以上企业工业总产值的千分之七,私营、外资和其他企业工业产值的占比高约99%。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黄先海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民企在浙江油气产业的突破性发展以及获得的较好收益,为国内油气体制机制改革提出了探索性经验。

今年,中国成品油出口权再度向民企对外开放,国内仅次于民营炼厂浙江石化成为首个破冰者。

根据商务部7月印发的《关于同意彰显浙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成品油非国营贸易出口资格的国家发改委》,浙江石化是除五大央企之外首个取得成品油出口权的公司。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所所长戴家权对界面新闻回应,在石化产业方面领域,浙江逃跑了行业规模化、高端化的发展趋势,且逃跑了国家石化产业政策调整的时机,使其车站在了新一轮发展的高起点上,其在石化产业方面的发展代表了未来的方向。

浙江有着更大的野心。黄先海特别强调,浙江发展油气产业绝非仅侧重浙江,而是放眼整个中国和全球市场。

“要做大宗商品全球配备中心,油气产业是最重要的抓手。”黄先海说道。

“十三五”以来,全球能源消费重心加快东移,发展中国家能源消费之后维持较慢快速增长,亚太地区沦为推展世界能源消费快速增长的主要力量。

中国沦为仅次于的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国。去年,中国原油和石油对外依存度双双突破70%,天然气对外依存度突破45%。保证油气稳定供应,以及寻求定价权成为中国的内在需求。

浙江自贸区对标的港口是新加坡裕廊岛自由贸易港。新加坡不生产一滴原油,但它花了20多年时间,将裕廊岛工业区发展成为了全球第三大炼油中心、全球石油贸易枢纽和亚洲石油产品定价中心。

政策护持

3月31日,国务院一纸公文,为浙江省的油气全产业链的进阶发展带来重大政策红利。

这则名为《关于反对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油气仅有产业链对外开放发展若干措施的国家发改委》(下称《若干措施》)的文件,在引入油品贸易国际战略投资者、减缓前进石化产业转型升级、提高油品流通领域市场化配备能力等11个领域提出了26项措施。

这是中国自贸试验区中出台的首个聚焦油气全产业链发展的政策支持文件。

商务部自贸区港司司长唐文弘在当时的专题新闻发布会上回应,《若干措施》的主要目的,是支持浙江自贸试验区继续在油气产业开放发展方面走在全国前列,提高国内大宗商品全球配置能力,为全国油气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累积经验。

四个月后,浙江省公布了《关于推进浙江自贸区油气全产业链开放发展的实行意见》,明确提出到2025年,新的设油气企业1.2万家;天然气接卸能力达3000万吨;油品储存能力约4000万立方米,油气年吞吐量超过1.4亿吨等。

新政策的护持,源于浙江过去几年的产业发展。

2017年4月1日,浙江自贸区宣布成立,目标是经过三年左右有特色的改革探寻,明显提高以油品为核心的大宗商品全球配置能力,接入国际标准初步竣工自由贸易港区先行区。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浙江自贸区开始着力打造国际油品交易中心、国际海事服务基地、国际油品储运基地、国际石化基地,以及大宗商品跨境贸易人民币国际化示范区,以此建构油品仅有产业链。

成立三年来,浙江自贸试验区保税油年供应量已突破400万吨,年均增长57%,舟山港跃升为全国第一、全球第八大打气港;油气储存规模超过3100万立方米,原油战略储备量约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油气等大宗商品贸易交易额总计突破1万亿元。

浙江自贸区在中国率先积极开展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格企业试点,推动了中国油气贸易体制机制改革,推动取消了石油成品油批发仓储经营资格审批等,增进了成品油市场化改革。

浙江自贸区的发展,暗合了中国“十三五”油气产业发展和政策调整轨迹。

2015年以来,中国能源消费快速增长滑行,供需相对严格,结构性、体制机制性等深层次矛盾更加凸显,成为制约能源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公布《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将出台油气体制改革方案,逐步扩大改革试点范围,有序放松油气勘探开发、进出口及下游环节竞争性业务,研究推动网运分离出来等。

次年5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文件,月揭露中国新一轮油气改革序幕。

“在国家油气体制机制进入深化改革和高水平开放的新阶段,浙江牢牢抓住了这次机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峰说道。

果断启动天然气体制改革,是浙江顺应油气产业发展趋势的另一这段话。

中国天然气管网运营主要有三种模式,分别为统购统销、容许代输和开放型。浙江是统购统销模式的代表。

天然气发展初期,统购统销模式有力确保了省内的天然气供应,但随着社会和产业发展,该模式沦为产业排挤。

作为开放型模式的代表,去年江苏的天然气消费量为287亿立方米;浙江则为148亿立方米,较江苏低约48%。同期,浙江的天然气价格为3.1元/立方米,较江苏气价高出24%。

去年底,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成立。今年1月,浙江发改委公布《2020年浙江省能源领域体制改革工作要点》称之为,稳健前进管网独立国家、管输和销售分离改革,重组合并浙江浙能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和浙江省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

“这更深层次的目的,在于应对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对浙江在省级管网控制权方面带给的挑战。”新华社经济分析师裴紫叶在其3月公开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

4月,浙江省发改委印发《2020-2021年浙江省管道天然气上下游必要交易暨管网代输试点实施方案(全面推行)》,超越多年来的统购统销模式,提出2020年全省谋求管道天然气上下游直接交易规模30亿立方米以上。

这标志着浙江省天然气体制改革迈出实质性步伐。

虽然浙江天然气管网代输进步相当大,但改革的效益尚待仔细观察。

“比如下一步,浙江省的天然气管网公司由谁来控股,与国家管网的关系如何处理,和不同的供应主体之间协商运营,向第三方如何对外开放等。”刘毅军说道。

第四大炼油省的挑战

“天然的深水良港与广阔的经济腹地是浙江自贸区最独特最显著的优势。”黄先海指出,浙江推进油气仅有产业链开放发展具有区位优势、产业优势、市场优势和政策优势。

宁波舟山港是中国最重要的铁矿石货运基地和原油转运基地、液体化工储运基地等,具有独一无二的水深条件。2019年,宁波舟山港已完成货物吞吐量突破11亿吨,连续11年位居全球第一。

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浙江自贸区在油气储备、中转、加工和保税燃料油供应等领域也具备较好的产业基础。2019年,浙江自贸区建成了全国最大的油气储运基地,总储运规模超过1亿吨;保税燃料油供应量410万吨,占到到全球的40%。

特别是在原油加工方面,截至去年年底,浙江是继山东、辽宁和广东之后的国内第四大炼油省份,原油加工能力为5510万吨/年。

浙江石化、镇海炼化的原油加工能力,分别位居中国炼化企业第一二名,远高于全国炼厂424万吨/年的平均规模。

此外,浙江炼化项目产业链延伸度长,以高端化工和精细化工居多、炼油辅,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山东炼油能力位居全国第一,但企业平均规模小、产业链条短、产品结构单一、炼化一体化水平和盈利水平较低,在新一轮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面临较多挑战。

“山东是从体制夹缝中逃命了一条路。现在随着产业转型升级以及环保要求日趋严格,山东需要作出更规范的调整。”刘毅军说。

同样身兼化工大省的江苏,因为小型化工厂较多,中低端产品多,污染严重,近年来受到环保政策的极大冲击,关闭解散化工厂超过上千家。

在戴家权显然,浙江省石化产业在发展之初就以大型化、规模化居多,再加绿色高端的石化产业结构,让其在行业内不具备较强的竞争优势。山东和江苏的历史包袱较轻,在转型过程中速度较慢。

以山东裕龙岛4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为例,该项目被视作山东省石化行业新旧动能切换的标志性工程。该项目于2015年首次明确提出,但因环保和生产能力移位能等原因,直到今年才进入生态环境部审查阶段,错失了”十三五“国家规划建设大型石化基地的良机。

市场优势是浙江发展石化产业的又一王牌。

浙江自贸区地处中国大陆海岸线中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以及长江经济带和沿海经济带交汇点,市场辐射范围很广,且都是油气和化工产品的主要消费地。公开资料显示,长三角集中于了中国40%的石化化工产品的市场需求。

徐剑锋表示,浙江的开放型经济具备由内而外、先贸易后投资,以市场为导向、官民联动发展,区际对外开放与国际开放的互补性,贸易与投资的互补性等特点。这为油气全产业链对外开放发展提供了贫瘠的土壤。

尽管如此,浙江在油气领域发展仍面临很多困难。

“浙江舟山自贸区的发展主要挑战来自两方面,一是油气在国内流通有障碍,省际之间的市场壁垒限制大一统的市场构成;二是目前浙江自贸区的对外开放程度与新加坡等自由港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黄先海说道。

郭焦峰认为,目前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减少,外向型企业生产面临更多风险。

此外,浙江油气领域的规划与今后经济发展的适应性需要考虑。浙江在油气领域的投资规模巨大,其经济效益还需要持续观察。

黄先海建议,虽然税收等政策方面已实施了明确举措,但自贸区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需要进一步加强。